书荒啦文学网 > 幽冥仙君 > 第376章 古圣地昔年辛秘 一

第376章 古圣地昔年辛秘 一

    入目所见,是斑驳的天与地。
  
      圣地者,传承无上法脉,隐洞天福地,镇一方风水,理四时节气,聚八方气运,行万古永恒。
  
      圣地昌隆,则一方气运昌隆,气运衰败,则一方气运折损。
  
      天道无常,而地行有常。
  
      纵古以来,许多事情都可以根据现世的痕迹去揣测与追溯。
  
      如这方斑驳的天与地。
  
      玄姹圣地已经覆灭十万年之久,昔年折损的气运,今世的天与地依旧不曾恢复。
  
      苏幕遮缓步跨过那坍塌的山门巨石,眼前一派萧索景象。
  
      昔年苍兰群山之中的青石板路已经被荒草所淹没。
  
      遒劲而古老的木藤爬满损毁的仙阁楼台。
  
      那葱郁翠色之中闪烁着的晦暗光芒表明了这些碎石曾经的跟脚。
  
      昔年以灵晶玉髓早就的楼台,以灵云玉露布下的灵阵,如今只有着外相残存。
  
      内中的灵韵已经彻底损失,有的折损在昔年玄姹圣地覆灭的那场惨烈斗法之中,有的折损在十万年岁月的洗刷之中。
  
      玄姹圣地的萧索恍若凝聚着某种悲凉的道境,影响着走入此地的每一位修士。
  
      苏幕遮也受到了那悲凉道境的影响,心绪愈发低沉,双眸阴郁,自群山之中穿梭。
  
      传功大殿之中,昔年应当林立在此地的传功仙碑半数毁成了碎石,半数被昔年入侵之人连根拔起,不见了踪影。
  
      炼药仙阁之中,昔年玄姹圣地的一宗之底蕴也被尽数掠夺干净,只有角落中横躺着数枚玉瓶,沾染着尘埃,内中蕴藏的昔年灵丹,已经在岁月的洗刷中失去灵韵,演化成黑色的丹毒,散发着刺鼻臭气。
  
      炼器仙阁之中,昔年威严的大殿空荡荡,不见任何金铁的存在,中央的巨坑之中,昔年永恒焚烧的地火也已经熄灭,连此山之下应当镇压着的无上地肺火脉,也被人拘禁而去。
  
      ……
  
      如苏幕遮亲眼所见,昔年偌大的圣地出了遍地的碎石,再也没有了存在于现世的丝毫痕迹。
  
      站在后山禁地,脚下是一片宽阔的灰石场地,昔年的玄姹洞天,应当便在此地,可如今的苏幕遮,已经无法感受到丝毫的须弥气息。
  
      那方洞天世界,或许毁灭了,或许被人夺去了,已经无从得知。
  
      此行寻玄姹圣地的废墟,苏幕遮本欲找寻有关出手伤醉泉之人的蛛丝马迹,又或者是关于青君前世跟脚的种种,如今看,却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十万年的岁月,纵然玄姹圣地有甚的宝物道法残存在废墟之下,也早已经被掘地三尺的后辈散修得去了。
  
      到了苏幕遮这里,只有遍地凄凉。
  
      抬头看看此地斑驳的天穹,苏幕遮摇摇头,正欲转身离去。
  
      那脚还未抬起,忽的,苏幕遮身形一顿,疑惑的看着脚下的灰石广场。
  
      双眸之中,有着岁月之炁弥漫。
  
      灰色的雷霆自身旁一闪而逝,苏幕遮却看到了截然不同的景象。
  
      世间的每一种祖炁,都代表着通衢仙路,或许很艰难,却注定通往天穹之上的清灵仙乡。
  
      哪怕到了苏幕遮这样的境界,依旧无法将岁月之炁修行到高深的境界。
  
      正如苏幕遮此刻看去,那坍塌的仙阁楼台碎成一地的碎石,其上缠绕着岁月气息。
  
      苏幕遮无法分辨,那岁月气息之浓郁,代表着十万年,还是二十万年。
  
      但苏幕遮可以分辨的是,脚下这片灰石广场之上萦绕的岁月气息,其浓郁,甚至远超玄姹圣地的其他任何一处地方!
  
      放眼望去,苏幕遮甚至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浓郁的岁月之炁,几乎侵入了灰石的每一处。
  
      甚至有可能,昔年这片广场,是以某种仙石堆砌而成,也并非如今的灰色。
  
      只是在岁月之炁的侵蚀之下,仙石的灵韵消散,但或许正是因着仙石底蕴的强大,这灵韵消散的过程很缓慢,极其缓慢,消散的同时,仙石也容纳了岁月之炁的存在。
  
      于是,此地的仙石,最后变成了灰石,此地昔年的光彩,变成了如今的遍地灰色。
  
      这是不敢想象的变化,源于岁月之中的造化。
  
      以此追溯,此地存在于世间,或许已经是数百万年,乃至于万古之久。
  
      苏幕遮的眉头不由得皱起。
  
      他伸出手,体内浓郁的岁月之炁将整个手掌包裹,就这样紧紧的贴在了灰石广场中。
  
      缓缓闭上双眸。
  
      苏幕遮感受到了岁月之炁的呼吸,感受到了灰石的声音,感受到了岁月烙印在灰石上的一切。
  
      昔年群修走过的脚步声音,昔年覆灭时斗法的嘶吼声音,昔年玄姹圣地覆灭时群修绝望的凄厉。
  
      岁月在此地抹去的一切,如今又用了这样的方式,全部告诉了苏幕遮。
  
      再起身之时,苏幕遮凝眸看向此地,有道法的气息在苏幕遮的身上缥缈而起。
  
      一指轻轻点向身前的空地。
  
      “夺——宙——!”
  
      话音落时!
  
      灰石化作齑粉。
  
      此地存留万古的岁月之炁倒卷而起,沿着苏幕遮所指,汇入苏幕遮体内。
  
      登时,体内道种之界,虚空乱流之中,有着磅礴的岁月之炁呼啸,汇入岁月长河中。
  
      昔年凝聚而成的岁月小溪,如今隐约有了几分长河呼啸的迹象。
  
      随着灰石广场的毁灭。
  
      昔年玄姹圣地隐藏在此地的辛秘,也终于展露在了苏幕遮的眼前。
  
      那是一条幽暗而深邃的石洞。
  
      石洞很深邃,恍若通往厚土诸道之中,恍若直达幽冥。
  
      苏幕遮没有迟疑,身形化作虹光,坠入石洞之中。
  
      ……
  
      这一行,已经不知坠入大地之下多少距离。
  
      四方石壁上烙印着诡谲的道纹,紊乱了苏幕遮的感知。
  
      约莫千息之久,虹光坠地,苏幕遮身形自荡起的灰尘之中走出,审视着此地。
  
      那是镶嵌在大地之下的一座青铜道宫,苏幕遮站在门前,看着门扉上古篆书就的大字——玄姹地宫。
  
      紧闭地青铜门户上,有着禁制阵法的气息。
  
      那是很玄妙的禁阵,年鼎盛之时,应当有着莫测的威能,可阻拦大能攻伐。
  
      但是在岁月的销蚀之下,苏幕遮只是轻轻挥动法力,那青铜门户上的古老禁阵便化作齑粉消散在苏幕遮眼前。
  
      推门而入。
  
      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
  
      抬眼看去,宽阔而古老的道宫之内,竖着一面青铜大门。
  
      大门斑驳而古老。
  
      四周似乎还连着某些古老建筑的断壁残垣。
  
      坍塌了大半的牌匾上有些字迹已经看之不清。
  
      残存的两子以阴冥古篆书就——地府!
  
      目光落到青铜门户上。
  
      那是诡谲的浮雕。
  
      烙印着昔年天与地之间的道则。
  
      有鬼尊面容狰狞,各不相同。
  
      苏幕遮几乎陷入失神的状态,踱步走到门户面前,下意识伸手婆娑着铜门上的浮雕,几乎梦幻一般的轻声呢喃着。
  
      “百鬼……夜行……”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