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金仙时代 > 第176章 有人想黑刘海的钱

第176章 有人想黑刘海的钱


  
      柳雨之所以打这个灵话,主要是新堡乡灵活激发器制造厂的厂长孙亮因为打刘海教师宿舍的灵话几次没人接,就联系上了她,希望通过她告诉刘海一件事情——上州那家商团的报价五亿金币的天价,买断灵火激发器在阳州以外的专利,厂里经过商议之后,决定接受这个报价。
  
      乍一听,一份专利卖五亿金币,而且还保留了阳州本土的专利使用权,新堡乡灵火激发器制造厂能继续生产销售,好像是得了天大的便宜。
  
      刘海在厂里有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五亿金币里能分得2.25亿金币,是一笔十分惊人的财富了。
  
      何况以新堡乡灵火激发器制造厂的能量,想要把灵火激发器卖到外州去,很困难短时间内不可能。
  
      所以所有人初听这个消息,都会感觉是个不错的买卖。
  
      可刘海是谁,新堡乡灵火激发器制造厂的激发器制造技术,是他从传承珠内精挑细选出来的,是低端灵火激发器里难得制造工艺简单,但性能又不错的激发器,这里的蕴含的市场价值极大,现在的制造厂还远远没有把这份市场潜力给开发出来,饶是如此,刘海上个年度也分到了数千万金币的分红。
  
      何况去年还只是在阳州齐林府内有限的市场内销售,连阳州的市场都没有全面铺货。
  
      这样物美价廉的激发器在哪都有市场,阳州能卖的不错,其他的州一样能销售的不错,刘海能看到这一点,你说制造厂的人看不到?他孙亮看不到?
  
      不可能!
  
      五亿金币是不少,但除了阳州之外,还有三百多个州,对于这样一个市场价值巨大的技术专利来说,五亿金币真的多吗?
  
      想起上次柳雨提到过有关外州商团有意那灵石外汇券来交易的事,刘海更加肯定这里面有猫腻。
  
      这是有人看自己远在白玉府,鞭长莫及,想黑自己的钱!
  
      里面涉及到自己以亿计算的利益,刘海当即决定,回齐林府一趟,看看到底谁胆子这么大,想黑自己这个副教授兼二阶学者的钱。
  
      新堡乡灵火激发器制造厂的厂长孙亮接到柳雨的灵话后,心中一紧,他想过刘海会回新堡乡处理这事,毕竟里面涉及到上亿金币的交易,可他没想到刘海反应这么快,自己刚把消息传递过去,他就立马说要回来亲自处理——上次和他通话是不是还表现的漠不关心吗?还说让自己看着处理,难道是他有所察觉?
  
      刘海猜的没错,孙亮的确是想黑他的钱。
  
      这事还得从两个月之前说起。
  
      两个月前,也就是紫薇历30000年一月,刚做完厂里的年终总结,看着厂里账户上那一长串收益,孙亮骄傲的没边了,平时走路都感觉带风。
  
      作为一个想积极进步的厂长,他当即向上面领导作了成果汇报,领导对他一顿夸奖,就在他被领导夸得想入非非的时候,办公室里进来了一位带有外州口音的胖子,旁边还跟着领导的领导。
  
      经介绍才知道,这个胖男子是来自上州焚星州琴音商团的顾自强先生,因为琴音商团和古兰州的百凯莉制药有业务往来,所以一次无意中的机会知道阳州有家制造厂可以生产性能不错的灵火激发器,而且还得到了一件样品。
  
      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阳州这样的下州,由于各方面都比较落后,所以在面对中州和上州、神州时,很多时候难免会有点自卑,面对这些地方来的外州人,阳州不管是普通人还是官员都会特别重视。
  
      按理说,孙亮领导的领导,那可是市里的大领导,完全没必要作陪一个上州私人商团的中层干部。
  
      这个焚星州琴音商团的中层干部顾自强一听孙亮就是生产那款灵火激发器制造厂的厂长后,当即表示要买断激发器的专利,说自己出价很高,是五亿金币。
  
      孙亮人品不怎么样,但商业头脑还是比较厉害的,当场就拒绝了,碍于领导和领导的领导都在场,说的比较委婉,直说厂里去年纯收益就超过了一亿金币,用不了几年,就能挣到五亿金币,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五亿金币不可能卖给你。
  
      这个叫顾自强的人也是个人精,一开始只是试探,见孙亮委婉拒绝并不生气,反而笑着再次出价,这次他给出了五亿金币买断激发器阳州以外的所有专利——也就是孙亮后来跟刘海说的价格。
  
      孙亮一开始本来是想拒绝,不过外州友人做出来让步,在领导和领导的领导面前,孙亮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邀请赵子琪品尝本土美食,生意以后慢慢谈。
  
      孙亮和赵自强后来明面上和私下里,又各自谈了好几次,最终两人达成秘密协议——琴音商团分别向新堡乡灵火激发器制造厂和新堡乡第一设备厂购买两种技术专利。
  
      分别是5亿金币买断新堡乡灵火激发器的外州专利,其中2.25亿金币以现金支付,2.75亿金币以等价的灵石外汇券支付。
  
      另外以1.75亿金币等价的灵石外汇券购买新堡乡第一设备厂的某种冶金技术。
  
      向刘海通报的时候,孙亮有意隐瞒了第一设备厂出售专利的事情,同时还打算支付刘海那笔款子的时候,支付金币,灵石外汇券的事也瞒下来。
  
      反正整个自己才是制造厂的管理者,交易过程里刘海看不到具体合约,到时候在刘海的授权合约上只写上“以2.25亿金币的价格转让阳州以外所有专利权”就行。
  
      一听刘海会马上回来亲自处理这事,孙亮心头本能的紧张,上次和刘海打交道他吃过亏,知道这个少年学者不简单。
  
      不过想起自己把这次交易有价值4亿金币的灵石外汇券报上去之后领导那个激动高兴劲,孙亮就放下心来。
  
      心想,自己已经和琴音商团的人签了保密协议,何况上面的领导,不管是镇上的领导,还是市里的领导,甚至府里的领导,没人能抵挡大笔灵石外汇券的诱惑,都非常想促成这事,他刘海就算是少年学者,那又怎么样?
  
      再厉害,他也不过是个一阶学者而已。
  
      在打算黑刘海的时候,孙亮也有过顾虑,不过一想起上次被刘海教训的事,他就暗恨。
  
      孙亮想的很明白,这次事情办成了,上面领导肯定要提拔自己了,已经有人给了暗示,事成后自己会离开制造厂到市政府去任职,主管一个大部门,这是他梦寐以求的美事。
  
      何况还能暗中从里面捞一笔大的好处费。
  
      既能报仇,又能升官发财,冒点险又如何?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