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平步仙路 >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壕沟天堑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壕沟天堑


  休息少顷,雷正童终于恢复了一些体力,然后将最后一块古灵芝吞入口中,巨座见状虽想询问关于吞食此物的详情,但见对方神色萎靡,不便多嘴,便转身朝前行进。
  这时候,玄羽走到雷正童的跟前,随手递上自己的外衣。毕竟在这种荒郊野外,毒虫极多,万一被他们叮中身体,那就不妙了。那件外衣乃是玄羽羽衣之下的最靠外面的一件衣衫,就算除去了对自己也没有影响。雷正童欣然将其接过,却不想对方忽然说道:“没想到你隐藏得挺深啊!”
  雷正童愣了一下,而后尴尬笑道:“是吗?呵呵,我怎么没有觉得。”
  这时候,玄羽已不再看他,而是转身跟上巨座的脚步。此刻,雷正童看看二人远去的背影,这才想起地上的诸多灵株,连忙穿起那件衣服,并将前面的两片衣料兜了起来,用以盛放辛苦夺来的灵蛛仙草,而后才快步奔了上去。
  “喂,你们真的不要吗?我愿意和你们平分!”
  一路平安无事,几人进入到不归山的深处之后,却越发觉得周围环境竟是渐渐变得安静起来,起初林间的莫名声响,如今也已消失无影,整个空间都仿佛沉入到了一潭无形的湖水之中,静谧,却又透着一股隐约的窒息。
  时过中午,三人勿勿吃过几枚野果之后,便继续赶路。实际上,包括巨座在内,几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只是一味地凭着感觉前进,希望能在山中寻找到期望之物。而此刻,巨座的心中正思考着之前灵跻交待给自己的事情,脑海之中不断幻想着所谓“呈圭”的样子。虽说是一块玉片,但至于大小厚度,他却没有一点概念,除此之外,他便只能依照着“光”的线索继续探索。可如今正值艳阳高照时刻,想在这里找到呈圭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一旦进入黑夜,潜伏于山中的毒瘴又会如期而至,到时就算不死,恐怕也要因此丢掉半条性命。
  心中为难的巨座脚步渐渐慢了下来,玄羽看出了端倪,于是说道:“怎么,在考虑答应那人的事情?”
  巨座先是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没……没什么,刚吃过饭,身体使不上力气,一会儿就好了。”
  玄羽怪笑道:“你难道是传说之中的真神不成,吸风饮露就能填饱肚子了?刚才休息的时候我还特意留神,发现你根本就没有吃什么东西。你放心,既然是你答应别人的东西,我们就不会出手抢夺。不过作为交换,若是被老夫找到了心宜之物,你们也不能插足其中,如何?”
  孙长空颔首道:“随前辈心意即可。”
  后面双手拉着衣角的雷正童接着道:“这些灵株虽不足以相抵死去的雷兽,但我爹见到它们应该能消些火气吧!”
  见二人相继表态,玄羽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掠过巨座,再次来到队首。在玄羽的带领之下,三人行进的速度明显加快,巨座随之发现,身旁两侧的树木开始越发粗壮,显然这已到了人迹罕至的地方。
  “哎,前辈,你之前是不是来过这里,为何对此地的地形如此熟悉?”巨座忽然问道。
  话音一落,玄羽并没有立即回答,好半晌之后才终于道:“直觉,这是我们飞空一族与生俱来的方向感。依我们来时的位置,现在我们正处于西北方向。这里位于山阴一侧,常年不见阳光,说不定会有什么意料之外的收获。”
  如玄羽所说的那样,到了此地,周围的光线开始黯淡下来,空气之中也出现了一股令人厌恶的土腥气。走在后面的雷正童拱了拱鼻子,连忙扇动手掌,开口说道:“不好,这里的毒瘴变重了许多,我这有驱毒的灵草,你们先服下一些。”
  巨座与玄羽双双停下,雷正童从怀中一根灵草之上,掐下两片麦粒大小的针叶,分别递给两人。前者举起掌中的那片草叶,一脸嫌弃道:“我说,你也太小气吧!这么点叶子能管什么用,再给我来一些!”
  见状,雷正童连忙将背过身,双手护着那些灵株仙草,蹶起嘴道:“不行,我辛辛苦苦带到这里宝贝,不能这么白白浪费了。那是世间毒物最为忌惮的清泠草,就算只服下一片,也难在半日之中百毒不侵。”
  “哎,我和你不一样,我比你长得大,所需要的量自然也要多上一些,再来几片,反正你也没有什么损失。”
  就在巨座与雷正童纠缠不休之际,身后的玄羽忽然轻咳了两声,然后发声道:“好了,你们不要闹了。巨座小兄弟,雷正童说的对,这清泠草一片足矣,多食不但没用,对于身体还有极大的害处,切勿尝试。”
  雷正童与玄羽对视了一眼,这才向巨座道:“呐,你听到的了,玄羽都说了这东西多吃不得,你就乖徒弟听话吧!你若真想要,大可以返回之前的山坳之中自己去采,不过能不能活着回来我可不敢保证。”
  雷正童这么说一方面是让巨座知难而退,一方面又是在向对方宣示自己怀中的灵株仙草是自己的劳动所得,身为劳动者的他有权分配它们。巨座见自己理屈,于是便将那仅有一片草叶丢入口中。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品相上佳的清泠草,竟是苦涩难当,吞咽之间,仿佛有一道火舌从舌尖,一直滑入到身体之中,以至于许久之后,都无法从那股痛苦之中缓解过来,双手撑着膝盖,脸庞憋得通红。相比起巨座,玄羽的味觉就要麻木许多,但也不禁在脸上显露出些许难色,但随之便又恢复正常。
  待三人全部服下清泠草之后,玄羽终于再次带头向前进发。可没走上几步,他便再次停了下来。
  “又怎么了?”巨座不由得埋怨道。
  “怎么……怎么会这样!”
  听出玄羽的语气不对劲,巨座雷正童一同追了上来。只见在那相对平坦的山路之上,赫然出现一道刀切一般的天堑。巨座稍一张望,上下落差至少也有百余丈,若是坠入其中,定是要粉身碎骨。不过,下方的崖底隐约能够听一点水声,巨座这才安心了一些。
  “嘿,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不就是一条水沟嘛,这个距离,我就是跳也能跳过去。我说,玄羽前辈,你身为飞空族的族人,应该也懂得御虚飞行之道吧?”
  巨座回首看向雷正童,后者当即说道:“我没有问题,从小我爹便已教授给我腾飞之术,这点距离不是什么问题。”
  玄羽摸着下巴的胡须,许久之后才摇摇头道:“不对啊!原来这里并没有这条沟壑,那眼下的这一幕又该如何解释呢?”
  此话一出,巨座立即醒悟到,之前玄羽的话是在撒谎。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对方早在此前便已进来过不归山,且已深入到比现在更为幽秘的地点,否则也不会有刚才那样的惊叹。反观另一边的雷正童,对此似乎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不断打量着周围的景物,似是要防备随时都可能来临的危险。
  “不行,我们不能冒险,折返回去!”
  见玄羽要朝来时的方向行去,巨座连忙将其拦住,并且劝阻道:“前辈,来都来了,为何不试一试。况且,我们一路走来,并没有见过什么岔路。除非回到那堆长满小花的骸骨那里,但那就等于回达原点,实在得不偿失。”
  玄羽看也不看巨座,口中一味地说道:“不行,必须回去,不行,必须回去。”
  雷正童也看出了玄羽神态的异样,于是也走了上来说道:“怎么,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异常情况,如果是的话,我们可以考虑回去。”
  玄羽摇头道:“不,我也没有看见。只是从刚才开始,我的心便噗通噗通,狂跳个不停。这条壕沟出现的太过诡异,我们不能以身犯险。”
  “嘿嘿,玄羽前辈,你老了,胆子也小了。既然你不敢,那就由我来吧!”
  玄羽和雷正童一同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巨座竟已来到断崖边上,并且已经摆出纵身跃下的姿势。不等二人呼唤,巨座回首笑了笑,然后转过身去,双膝一弯,当即飞入到半空之中,身体笔直地飞向对面的悬崖之上。巨座这一跃力道极大,别说是条沟壑,就算是有一座大山挡在上方,也能轻松翻过去。眼见他即将落到对面的平台之上,玄羽和雷正童二人这才暗舒口气。谁知这时,一阵骚动忽然自对面草丛之中豁然升起,不及看清那东西的面目,便见到一道黑影跃然起身,当即抓住了巨座的右脚脚踝。
  “不好!”
  玄羽大叫一声,刚要上前支援。谁知就在这时,几道早已埋伏许久的黑影竟是纷纷分草而出,一齐攻向他与雷正童的身体。玄羽手中鹰杖急挥,几招之后便将黑影打翻在地。定睛看去,这他才终于看清,袭击他们三人的并不是什么飞禽野兽,而是一根根柔韧多变的藤条!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