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唐朝生意人 > 第八百九十一章 有积金契入,方可至斗

第八百九十一章 有积金契入,方可至斗

    白玉阶上的帝君,看着这幅惨烈的画面,他无视身边女仙惊恐的尖叫,沉默着看着黑暗一点一点浸染了白玉阶,慢慢地向帝座侵蚀。
  
      面对突如其来的惨祸,那位天庭主人只是皱了皱眉,随即抓住了什么朝地下扔去。
  
      只听砰然一声闷响,一片白华闪过,黑暗潮稍稍停滞了一会,接着更加疯狂地朝帝座吞去。
  
      直到最后,连这个年轻的帝王都被化作了呆滞的石像,然而就算最后的这一刻,这位天庭主人的脸上,都没有露出一丝惊恐害怕,有的只是一片平静。
  
      黑暗制造了那方天地的惨烈后,又悄悄消散了,就如同来的时候一样突兀。
  
      那些化作石像的仙人们,也融化在了黑暗中,被这些可怕的死气潮带走了。
  
      整座宫殿开始慢慢慢慢变的凄冷空旷,经年累月的寒冷凄清让其渐渐白雾弥漫,甚至让这座曾经的辉煌庄严的天帝宫,多出一份阴森森的鬼气来。
  
      直到此刻,李之才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不知荒芜了多少年的天庭,弥漫的白雾不再是那种极度仙灵之气,而是真真切切的晦潮气息。
  
      却在此时此刻,他猛然望见雾气中,一个模模糊糊宽袍广袖的影子,正阴森森地看着自己。
  
      雾气时浓时淡,那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也一会清晰一会隐没雾中。
  
      直到那个影子猛然间一转身,那张仿佛被烧焦又磨平的恐怖五官,无声无息的直接出现在李之面前,距离之近,似乎下一秒就能贴上来。
  
      大惊之下的李之下意识一退,那恐怖的人脸突然朝他咧嘴笑了起来
  
      “幕后主使人是如今所谓的玉帝,却是具被妖魔化了的女儿身,乃来自于你们下界的妖兽所衍化!十三万里弱水死域为魔巢穴,取其积金,契入此石,可令时空倒转!”
  
      话至此处,那人手扬一物,以李之的角度观来,仅是一个开似普普通通的褐色石头。
  
      却在下一刻被那人抛起,自空中幻做一个无比巨大的玉玺。
  
      玉玺雕琢的精致绝美却又散发着无穷的威仪,仿佛天下间最尊贵的气度都集中于此,让人见了就忍不住想要跪拜臣服。
  
      但随着幻象一转眼消失,落回那人手上时再呈寻常石质
  
      “此乃天庭玉玺原石,有积金契入方可至斗,才能散发出能够横亘天地的白光,为人类驱逐黑暗寒冷,为天地重现光明!有了它方可能驱逐死气潮,化作玉玺永镇死气潮。”
  
      “我怎么能得到它?”
  
      尽管李之心中忐忑,还是咬着牙问出,即使他并不知那人是否听得见。
  
      果然,那人似乎并未听见他的问询,而是继续道
  
      “五城十二楼,渊精之阙,光碧之堂,琼华之室,紫翠丹房,景烛日晖,朱霞九光,乘龙上天,驭倚扶桑!”
  
      说罢,李之眼前幻象便是一抹金光闪过,化作澄明一片,转瞬随“咔嚓”一声如破裂之音,散做细碎金芒不见。
  
      识海内的光影缭泛也就此不见,却是那缕气劲再一次浮现于身前。
  
      自半空突兀一个流转,化为一块玉石落入李之手中,他仅仅是下意识地去感知,整块石头竟然慢慢在手心融化了。
  
      并不是入手即化,而是整块慢慢变软化开,仿佛某种特质一般直接渗入了李之的手心当中。
  
      在融入手中的一瞬间,就感觉一股舒畅无比的气息自他体内流淌而过,这种感觉仿佛整个人都泡在了温泉中一样,舒服的连动动手指都不愿意。
  
      那种舒适感,就像抓住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样自然,又好似这块石头本就是从他身体分离,分离了千万年,如今终于又回来了,此感觉让他产生了一种不属于自己的欣喜。
  
      正自心绪惶惑间,李之突觉自己的修为境界在无声无息中提升。
  
      紧跟着他漫身气势也在暴涨,百息之后,重回简事后期。
  
      再经一炷香时间,顺利进阶简事期巅峰,那种舒畅气息才逐渐消失无际。
  
      但李之能清晰感觉得出来,之前那缕气劲,已然与自身完全融会在一起,变成了他的血脉气息里的星星点点青色斑点。
  
      只是此刻他心内并无多少喜意,而是莫名升起淡淡不舍,即使明知那缕气劲并未离他而去。
  
      此时老龙的意念忽然自他识海里传来,感觉上去,居然充斥着仓惶“李先生,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竟然一直被某种精神力给封住了感知!”
  
      李之叹了一声,才将之前幻象仔细道出来。
  
      良久后,老龙意念再起“若我估计不差,那人就是玉帝本人,却想不到万年过后,竟是得到这般恐怖的消息!”
  
      “是不是说,你万年之前离开时,仙界还一如平日?”
  
      “是的!但仙界与天庭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就如我们如目前所呆的普云大陆,仙界就是修炼界,天庭就是皇家!当然二者与现实普云大陆还是有本质上的不同,但仙界名义上属于天庭管辖,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我听不太懂!”
  
      “这么说吧,天庭为天道之下最高等级管理者,但不参与仙界具体事务,就如同普云大陆的皇家一样,托付给三十三位域主实际管理。这些域主每一年里仅需上交一定数额不等的贡品,就能得到天庭诏文,负责一方领域内的主导权限!”
  
      “如此说来,玉帝只需管辖那三十三位域主,就可保仙界秩序稳定?”
  
      “不,天庭、玉帝只是仙人的管理方,仙界里存在着人族、魔族、妖族三大群类,像是龙族就属于妖族类!玉帝仅是对仙人有至高无上的皇权,魔族、妖族势力同样无所不在,但大都不再城市里,而是分散在山林湖海!”
  
      “我所看到的宫殿就是天庭所在?”
  
      “具体说来叫做昆仑宫,位处天墉城,面方万里,城上安金台五所,玉楼十二。”
  
      “五城十二楼,这就是出处?”
  
      “也不尽然,天墉城北有户山
  
      、承渊山被称作墉城,金台玉楼,相似如一,规模等同,那里是西王母之所治,真官仙灵之所宗!先生得到的诸如渊精之阙,光碧之堂,琼华之室,紫翠丹房,景烛日晖,朱霞九光之描绘,就是墉城的固有衍称。但乘龙上天,驭倚扶桑两句显然是之前不存在的,应该是另有所指。”
  
      “有昆仑宫,就会有昆仑山了?”
  
      “是,昆仑山在西海之戌地,北海之亥地。东去岸十三万里,有弱水,周匝绕山;东南接积石圃,西北接北户之室,东北临大阔之井,西南近承渊之谷。所以说,昆仑山为三角大山,其一角正北,干辰星之辉,名曰阆风巅;其一角正西,名曰玄圃台;其一角正东,名曰昆仑宫。”
  
      “弱水积金又为何物?”
  
      “弱水之由来,既不是大江大河,也不是五湖四海,而是指最凶险的水域。任何一种水,都可以载舟,即使遇到大风大浪,打翻了舟楫,人还可以抓住木片,凭借着救生装备,在水里游泳求活,坚持一段时间。可是这弱水偏偏没有浮力,别说是人,就是鸿毛,木片,等一切可以漂浮在水面上的物体,全都会在弱水中沉底。积金就是弱水中的独有产物,天地之间唯有那里才能觅其踪迹,金属状态仅是其表象,更准确说来,它是一种时空秘金!”
  
      “时空秘金?”
  
      “对,时空秘金犹若灵性金属,成长到极致,可以成为一种世界本源,时间与空间永恒存在的两条法则深藏其中!所以说,它也是时间的起点与终点、空间的产生与极限的实质性显化之物,也是天底下蕴意最深奥之物,我也仅能有这种最表层了解,但也知道,先生的朝元秘境若有了它,存在的意义会有惊人变化!”
  
      对于老龙的这般解释,李之也是以为正常,但凡与时空理念牵扯到一起,其原理就复杂得多了。
  
      至少它与量子引力、多维空间等物理规律密切相关,即使在后世科技技术相当发达的现代社会,同样是一门极深奥莫测的学问。
  
      他也不指望老龙给出更多理解,只需要知道有这个东西的存在就好。
  
      之前的幻象,显然来自于那缕气劲所接受的传承相关记忆,至于传承来什么,李之目前仅有模糊感知,尚未来得及一一细查。
  
      气劲与他融为一体,不仅带来足够能量帮助自己境界突破,还有一些关于神墓的理解。
  
      但这些对他来说并不急于一时,当前最关心的还是那具玉帝幻身造成的巨大震撼。
  
      怎么样来说,李之也需要事先了解,接受了这份传承后,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任务担责。
  
      眼下仅为了大唐李姓皇族,就要咬着牙待上二十年,他很为自己的无妄劳碌命感到悲哀。
  
      如此情形下,他当然要首先搞明白今后的任务难度,以及可能存在的危险或是后果,其他一切所得只是身外之物罢了。
  
      所以,他需要多少明白一些进入仙界后的所要面临事,更看不惯方才幻象里玉帝的那副高高在上的桀骜。
  
      若有可能脱身其间,他才不乐意为自己揽下这些麻烦事。
  
      。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