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 > 第1058章 姒墨的番外9

第1058章 姒墨的番外9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最新章节!
  
  萧真听得模糊,更多的是疑惑,好像这个孩子许了别人承诺,但他没有做到,改了这开头又是什么意思?
  
  见小公子的脸色红的越来越不对劲,萧真换汗巾的速度也快了起来。
  
  很快,下人将煎好的草药拿了进来。
  
  萧真拿过扇子拼命扇动,希望草药凉得快些。
  
  “这额头越来越烫了。”下人脸上出现了惊慌,但此刻除了等没有别的办法。
  
  萧真想了想放下扇子跑了出去,不一会拿了一小坛酒过来,倒出来时酒香瞬间满屋子。
  
  那下人一听这酒味就知道是烈酒,他是上过战场的人,瞬间明了这位萧姑娘是要做什么,拿酒擦身可以退烧,以前打仗时他们也常用,只是床上人的身份尊贵,他没想过要给小公子用这种粗糙的法子。
  
  萧真没什么顾忌,脑子里只想着一些救人的办法,将碰过酒的汗巾给了下人:“你帮小公子擦身,我给他喂药。”
  
  下人赶紧先给小公子脱衣裳,全身只脱得只剩下亵裤后开始擦身。
  
  待药凉了,萧真给把药一口一口往小公子嘴里喂,期间这孩子睁开眼晴过,他怔怔的看着萧真半响又沉沉睡去。
  
  半个时辰后,萧真手中的药终于给喂完了,一滴不剩。同时,城里的大夫也被叫了来。
  
  大夫和方才村里的大夫所讲的差不多,都说小公子忧思过重,心病若不除,只怕这身子会越来越差,日后稍有生病,也要比旁人恢复得慢。
  
  下人问大夫会不会影响身体。
  
  大夫眼睛一瞪,胡须翘立,颇为生气的反问了句:“你说呢?”又道:“我就这么说了吧,这位小公子如果再这样下去,活不过三十。要是能把心病去除,就可以长命百岁。”
  
  大夫要走,二下人自然是不肯,非要等小公子好了后才肯放大夫离去,大夫无法,只得留了下来。
  
  一晚的相处,萧真知道了这二下人身高高点的叫伍信,瘦小的叫陈秦,都是在小公子很小的时候就贴身服侍在旁了,其中伍信的姑婆也是小公子贴身服侍的嬷嬷。
  
  天亮时,小公子终于醒了。
  
  萧真早已熬好了粥,一直将粥热在灰里,就等这孩子醒来填肚子呢。
  
  给病人喂粥这种细活自然是让萧真来做的,萧真这辈子都被当儿子来着,照顾病人也没啥经验,好在不管她喂的怎么笨拙,小公子都不发一语,哪怕勺子一歪,掉了几滴粥在他衣服上,他也没说什么,只是用漆黑的眼晴一直盯着她看。
  
  萧真的性子向来大咧,村里的同龄人几乎没有把她当做男孩子的,毕竟爬树摸鱼打猎都比他们好,要把她当成娇弱的女孩子不太容易,因此被这个貌美肤白的小公子这般瞧着,萧真难得的有些别扭。
  
  “还饿吗?”看着已经见底的粥碗,萧真问他。
  
  “不饿了。”一晚的高烧,让小公子稚嫩的声音有些哑:“我知道你照顾了我一晚。”
  
  “昨晚可把我们吓坏了。”萧真放下粥碗,看着小公子面色依旧苍白但没有了那可怕的绯艳,心里松了口气:“大夫说,你忧思过重,受了凉之后就发起高烧。你一个小孩子,哪来这么多的忧思啊?”
  
  姒墨愣了下,眼前的小姑娘弯着头好奇的看着他,这张脸与印象中的脸重叠,是她亦不是她,她不会再成为大将军的萧真,也不会再成为韩子然的妻子,在这一世里,他不会再让上二世的记忆重现,他与她,也将会是陌路。
  
  “你不舒服吗?”见小公子的脸色突然间又苍白了几分,神情难受的模样,萧真纳闷,小小年纪,怎么看起来这么纠结呢。
  
  “我累了。”
  
  萧真赶紧给他铺好被子,让他好好睡一觉。
  
  萧父萧母萧华三人一大早起床时听说小公子昨晚发了一夜的烧天亮才好转,三人心里对小公子很有好感,决定再杀一只鸡,炖鸡汤给小公子好好补元气。
  
  萧真和萧华今天是要去县城的,去的时候特意来跟伍信和陈秦他们说声,没想他们也正要离开。
  
  萧真高兴的问能不能搭一程,伍信有些为难,但对这小姑娘心里又有些的好感,就进去问小公子了。萧真和萧华都觉得小公子会答应,没想伍信出来时一脸不好意思,说小公子没同意。
  
  “没事,我和兄长走惯了路,还是走着舒服。对吧,兄长。”萧真朗朗一笑,看向兄长。
  
  “对,对。”萧华忙点点头。
  
  很快,兄妹俩人准备了一些干粮就开始上路。
  
  屋内,陈秦看着正在透过窗口望着萧华兄妹离去的太子殿下,觉得殿下这些天的言行有些让他琢磨不透,眼前这样子,殿下应该是挺喜欢萧家兄妹的,拒绝了人家搭马车目光却一直追随着他们,难不成殿下喜欢上萧家姑娘了?殿下才十岁啊,不可能,而且萧家姑娘的长相普通普通,应该不是殿下喜欢的那一类。再说,真喜欢的话,应该不是这样的表现吧?
  
  想不通的何止陈秦,就连伍信都万般不解。
  
  萧真和萧华走了一柱香时间的样子后,看着那小公子的马车越过他们一路朝着县城跑去,很快就只能看到一骑飞尘而已。
  
  俩兄妹一脸的羡慕。
  
  “阿真,你说这一两马车要多少的银子啊?”
  
  “一百多两总要的吧。”萧真算了下自己要是勤快些,存个一年,应该就能买到了,可山上的野物都差不多被自己抓了,除非往深山去。
  
  萧华一听这么多银子,瞬间息了这个念想:“等会去王家,我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能留下做长工。”
  
  萧真点点头:“哥哥一定可以的。”
  
  马车内。
  
  赶车的伍信和陈秦看着那萧家兄妹成为了一个小黑点,太子殿下拒绝萧家兄妹搭车是本该如此的事,他们不觉得有什么,以太子的身份屈降在萧家,已经是萧家莫大的荣幸了。
  
  不过他们对萧家人的印象很好,萧大娘粗一接触不太讨喜,但当给她银子时,她只得她该得的并不贪财,萧大爷和其儿子是本份老实人,萧姑娘印象更好,一个善良勤劳又乐于帮助人的姑娘。
  
  “咱们当年如果没有被殿下提拔,应该也是回了家像萧华一样去哪家的府上应试着做工吧。”伍信笑对着身边的陈秦说。
  
  陈秦想了想:“只怕这会咱们都娶不起老婆。”
  
  今天的天气略微有些阴沉,风有些大,时不时的将马车的帘子掀起。
  
  姒墨的目光透过被风吹动的帘子一直落在远方二个移动的小黑点方向,直到再也看不见,眼中的渴望也一点点被沉默所取代。这样也好,他们彼此会消失在彼此的生命里。
  
  县城很热闹。
  
  萧华十几年的时间里来县城的次数不多,一只手都数得过来。看到城里的繁荣,心里不禁忐忑起来。
  
  “阿真,想去王员外家做长工的人一定很多吧,你说我会不会被王家看中啊?”
  
  “兄长,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相比于萧华的紧张,萧真显得自信很多,“快看,有糖葫芦。”说着拉过兄长就去卖糖葫芦的小贩面前买了二串糖葫芦。
  
  萧华将糖葫芦递到萧真的嘴边:“阿真,我不馋,你多吃几颗。”
  
  知道兄长疼自己,每回有东西吃总让自己多吃,萧真心里满满的开心,不客气的在兄长的串上咬了一颗下来。
  
  两兄妹边吃边朝王员外家走去。
  
  王员外也算是县里的大户之一了,今天他家招长工,门口已经排了满满的人,粗粗算算也有几十个人,竞争相当的激烈。
  
  萧华见到这场面,心里更没底了,深吸一口气正要去排队时,萧真拉着他朝王家的后门走去。
  
  后门那里站着一个年约二十五六左右的男子,男子长得一脸精明,和萧华一样一身粗布宽衣,但身上一个补丁也没有。
  
  “方大哥。”萧真看到男子,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这就是你的兄长?”那方大哥一双精明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萧华。
  
  “是。兄长,这是王员外家专管采卖的王大哥,”萧真拉过兄长到身边,笑嘻嘻的说道:“我已经托王大哥把你介绍给了花园的老匠,等会你跟着王大哥进去后他们会告诉你该怎么做。”
  
  萧华愣了下。
  
  那王大哥对于萧华老实憨厚的模样很是满意,精明稍带着吊梢的眼晴瞥过萧真时道:“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
博聚网